歡迎來到好奇專題分享網! 手機訪問:我被醫生強舔下面
巴黎圣日耳曼队标壁纸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

Willow來自:廣東省 江門市 江海區  坐標: 165224° 時間:2019-05-13 15:31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 我被強了: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缺失:我被醫生強舔下面

我們找到第1篇與我被強了: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我被強了: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阿蝶懷上我的那年,只有十五歲。

在我們那個黃沙漫地的小鎮不算什么大事,很多人年紀輕輕就結婚生子。

我爸爸沈萬財是那一帶有名的爛人,吃喝樣樣俱全,一沒錢就會回家找阿蝶。

那個時候的阿蝶不知道為什么特別聽沈萬財的話,只要沈萬財一瞪她,她就會乖乖地從自己的胸罩里掏出錢給沈萬財,然后沈萬財就會丟一個小紙包給她。

得到小紙包的阿蝶雙眼放光,那神情就像是幾年沒吃過肉的人突然看見了一塊油得發膩的肉,接過那個小紙包,她就會賊眉鼠眼地四處看看,確定我沒有在身邊的時候,她就會躲回那個漏水的屋子里。

我躲在門外悄悄看過一次她在里面做什么。

阿蝶拿起沒有做任何消措施的礦泉水兌好小紙包里的東西,開始給自己注射。她的胳膊上、腳上已經沒有地方注射了,于是她脫掉衣服,只穿著文胸和內褲,往自己的左大腳根部扎著。

針頭扎進去后,一股黑色的血液被吸進針管里,與針管里的東西混合后再注射回去,注射完后,針頭和針管就留在大腿上,后來我才知道,對阿蝶這種已經成癮的人,一定要這樣反復地抽血注射幾遍才能過癮。

當她脫光衣服注射品時,一根根肋骨清晰可數,而她胸前的那對原本圓潤的乳房早就變得干巴巴的了,只有小小的乳頭,緊緊貼在胸骨上。

她的手上、腳上、胳膊、腿上都有多處腐爛的傷口,左手大拇指直接腐爛了,骨頭白森森地露著,右手半邊都發黑了。因為那要命的玩意,她現在對消炎有抗反應,所有傷口總不愈合。

然后她就躺在床上愉快地流著淚,那時候我才十歲,不懂她在做什么,但從心底恐懼,默默躲在窗子外悄悄哭著。

阿蝶爽過之后,她就會把自己拾掇地漂漂亮亮的,然后去街上拉客,阿蝶真的很漂亮,尤其是化了妝之后,那張巴掌大的小臉更是顯得嬌媚,雖然她身子上全是傷口,但她出門之前都會用紋身貼貼住那些傷口。

她喜歡貼蝴蝶,因為她名字里帶蝶,她很招客人的喜歡,不一會兒就會領回一個客人做所謂的皮肉生意。

這個時候,我會低頭做著自己的作業,假裝什么都沒有看見,假裝什么都沒有聽見,假裝不知道半個小時之后沈萬財會去敲門,找那個男人要錢。

有時候阿蝶會自己藏一些小費,趁著沈萬財不注意的時候,悄悄把錢塞給我,她說她沒本事,只剩這點錢了,讓我拿了錢自己買點好吃的。

我捏住阿蝶賣身來的錢只能默默流淚,然后在淚眼婆娑中看著阿蝶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繼續去尋找客人。

沈萬財是一個壞人,阿蝶認識他的時候,他強了她,然后娶名聲敗壞的阿蝶做了老婆,沒錢的時候,他就逼她去賣。

阿蝶不愿意,他就往她胳膊上狠狠扎了一針,阿蝶昏睡了三天之后,沈萬財又接著給她打了好幾針,后來阿蝶就徹底離不開那玩意了,徹底淪為了沈萬財的奴隸。

這些是隔壁的紅姨告訴我的,她也是做皮肉生意的,但唯一不同的是,她不碰那玩意,她告訴我,讓我好好對我媽,我媽不容易。

我聽了之后淚眼婆娑,回頭看了一眼那個滿目蒼夷的屋子想要帶阿蝶離開這里,但是看到人高馬大的沈萬財的時候,這個想法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阿蝶出事的那年,我才十五歲,上初中,本來沈萬財不讓我上學的,但阿蝶以死相逼,說她已經毀了,不能讓我再毀了,如果不讓我上學,她就一頭撞死。

掙不到錢的沈萬財怕了,狠狠打了阿蝶一頓之后,最終同意讓我去上學,但代價是阿蝶必須接更多的客,去賺錢。

阿蝶沒辦法,只能沒日沒夜地干活,沒日沒夜地去拉客人,她變得越來越瘦,眼睛越來越沒有神采,可她在看到我的時候,總能沖我燦爛地一笑,告訴我沒事的,讓我好好讀書,以后有出息了,讓她也享享清福。

我點頭,努力讀書,我也想要讓阿蝶過上好日子啊,這世上就她對我好了。

那天阿蝶在給自己注射的時候,突然就倒了,當時我還在寫作業,看到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阿蝶,整個人都傻了,急忙叫來了沈萬財。

沈萬財也怕阿蝶出事,他就沒有掙錢的法子了,背著阿蝶就去診所。

到診所的時候醫生劃了她一刀,烏黑烏黑的膿血立馬就順著流了出來。

我嚇得縮到了墻角,而那個白發森森的老頭搖搖頭,帶著一種看淡的語氣擺著手說到," 沒救了,徹底沒救了,血都黑透了,骨頭也都爛掉了,全身上下就沒有一塊好的,準備后事吧。"

我不敢相信剛才還塞錢給我的阿蝶就這么走了,站在原地一個勁搖著頭,好像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夢,夢醒了之后,一切就好了,阿蝶還是那個阿蝶,好好地活著。

但我想多了,阿蝶死了。

是真的死了,因為吸食那玩意,徹底完了,即使她手臂上的蝴蝶紋身還依舊鮮活,仿佛下一秒就要飛出來一樣。

沈萬財裹了一張席子,挖了一個坑就把阿蝶埋了,我哭喊著讓沈萬財給阿蝶買棺材,人死了,怎么能沒有棺材呢?

可是沈萬財不耐煩地踢了我一腳," 棺材不要錢嗎?老子沒有把她丟在亂葬崗讓野狗吃了她就好了,還要棺材,這下他死了,我們都去喝西北風吧。"

被踢了的我還是不甘心,抱住了沈萬財繼續求著他,讓他出點錢,給阿蝶買一副棺材,不用太好,但總要給阿蝶一個歸宿啊,何況阿蝶在的時候,給他掙了不少錢啊。

" 我求求你,我以后能掙錢了,掙錢還你好嗎,你讓阿蝶好好走吧。"

我的哭訴并沒有引起沈萬財的同情心,反倒讓他生了一個歪心思。

阿蝶走了,還有我啊,我也可以賣錢啊。

沈萬財把我賣出去的時候,我正在學校和人打架,人家老說阿蝶的壞話,順帶著罵我也是婊子,說我穿得邋邋遢遢的,其實也跟阿蝶一樣也是一個賣屁股的。

阿蝶已經走了,還有人這么說她,我受不了,所以拼了命把說這話的那個男生壓在了身子底下痛打著。

沈萬財上來提起我就給了我一巴掌,他對外人永遠一副狗樣,但是對我和阿蝶卻狠地不行。

我被他的一巴掌給扇暈了,就在我要倒地的時候,被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給摟住了,他叫劉二虎,是我們鎮子上的一個混混。

沈萬財低眉順眼地跟劉二虎說著," 喏,這就是我那女兒,怎么樣生地標志吧。"

缺了一根手指的劉二虎看到我第一眼有些嫌棄,罵罵咧咧地說我還沒有發育全呢,這怎么玩???

沈萬財立馬賴皮賴臉地湊上來悄聲說著," 你不識貨啊,阿蝶就是這個年紀嫁給我的,而且小點怕啥,純啊,大點的都不是處,咋玩啊。"

劉二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就咧開嘴笑了,摩拳擦掌地連連說著是,別說自己還從來沒有玩過這么大的姑娘。

我一下就懵了,跟著阿蝶呆了那么久,我當然知道他們說的是啥意思,看著身后胳膊上紋著一條虎的劉二虎我心里一驚,急忙要跑。

可是我怎么跑地過這兩個大男人,沒有幾步就被逮回來給扔進了一輛面包車,那輛面包車開地很快,嗖地一下我就見不到我身后的學校和沈萬財了。

劉二虎告訴我,沈萬財把我賣了,他整整花了五千塊,以后我就是他的女人了,讓我乖乖的,要不他弄死我。

我沖劉二虎吐了一口唾沫,罵他不要臉。

可劉二虎不是學校的那些毛頭小子,掄起胳膊就給了我一個大耳瓜子,扇地我腦袋嗡嗡作響,鼻血順著就流下來了,我一下就老實了,不敢再亂動。

劉二虎把我帶到了一個旅舍說對付一晚,第二天帶我回老家。

帶去之后,他沒有跟我客氣,直接就把我扔床上了,然后像是一頭猛虎一樣撲了過來,我的衣服很快就被全部撕碎了,我喊著,反抗著,可換來的只是劉二虎更為暴力的打罵。

被打了幾下,我就沒有力氣動了,任由劉二虎折騰著。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就像是一頭猛獸一樣,一個勁地掐著我,在我的身下搗鼓了半天,我感覺到疼痛,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這時我才看到他身下那個縮地像是蠶蛹子一樣丑陋的那個玩意搖晃著,他像是很懊惱,一個勁揉搓著自己的那玩意,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看著他那個樣子很恐懼,感覺自己害怕到了骨子里。

后來我才知道這個劉二虎那方面有問題,但他又極其渴望做那事,所以買我回來瞎折騰,反正也不貴。

我吼疼,劉二虎也折騰累了,說來日方長,等明天回家再好好跟我玩玩,然后倒頭就睡,可是睡之前,他還不忘在我的身子上摸摸掐掐的,直到我全身變得青紫,有些地方被他藏著指甲垢的長指甲掐出血來。

那是我這么多年渡過的最為漫長的夜,恐懼,疼痛,心悸,害怕所有的情緒都在那個夜里如潮水般襲來,感覺像是要活生生地把我給淹沒了一樣。

我很想阿蝶,很想逃出這個地方,但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在劉二虎折騰夠之后,縮在墻角悄聲抹著眼淚。

第二天一大早,劉二虎就叫嚷著讓我趕緊收拾東西,他要帶著我走,那時候我已經傻了,壓根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他就一巴掌扇了過來,我的腦袋嗡嗡的,不敢不動。

我忍著昨晚折騰一宿的疼痛從床上爬起來了,我剛一下地,就覺得自己的雙腿發軟,全身難受地要命,尤其是下面的地方,感覺生疼,我不敢去想象昨晚自己到底經受了怎么樣的凌虐。

簡單收拾了一下,看著猥瑣的劉二虎把旅舍里的一次性梳子,肥皂什么都裝進袋子里的時候,我不禁有些鄙視他。

在臨走之前,我還看了一眼那張狼藉不堪的床,上面還留著不少血跡,全是那個畜生昨晚弄的,他就像是一個變態,后來在我接觸過所謂的男人之后,我才明白身體越是有缺陷的人,心理就越發扭曲。

劉二虎把我再次扔進那個臟兮兮的面包車的時候,我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

看著他開出鎮子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再也回不來了,我哭著求他送我回去,可是他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告訴我再哭,他就弄死我。

劉二虎開了將近十幾個小時的車子,在天黑的時候才到他的老家。

一到地他就給我了一袋面,讓我去給他做飯,要是他睡醒了,我沒有給他做好飯,他非打死我不可。

為了顯示他沒有撒謊,他還往我腦袋上狠狠打了一巴掌,當時我鼻血就流了下來。

他還威脅我,我爸欠了他的錢,我要是敢跑,他就報警把我跟我爸都抓起來。

我害怕警察,以前看阿蝶在街上拉客的時候,只要有警察經過,阿蝶就會拉住我躲多一邊去,不讓我出聲,他跟我說警察抓住我們,會打死我們的。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特別怕警察,我也不懂劉二虎買我是犯法的,我只知道那些警察只要看到阿蝶都會罵她不要臉,然后狠狠地打她,所以我被劉二虎的話嚇得直哆嗦,權衡下我只能去旁邊的廚房給他做飯吃。

但是邊做飯,我還邊籌劃著,自己要逃跑,我怕晚上劉二虎再對我做那些事,長期在那種環境下長大,我大概知道那事是怎么回事,我確實是挺怕的。

我想著,只要我跑的遠遠的,劉二虎就不會抓到我了,警察也不會抓住我了,我想悄悄跑回去看阿蝶,阿蝶走了,她的尸骨還未寒,也不知道沈萬財有沒有拿賣我的錢給阿蝶買一口棺材。

就在我想著阿蝶邊流淚邊做飯的時候,一個看起來比我大兩歲小孩朝我走了過來。

瘦骨伶仃,卻長得眉清目秀。

特別是那雙長得比常人都大的眼睛,閃動著聰慧的光芒。他拖著一雙大腳的鞋,一件破舊的綠軍服垂到膝前,問我是不是他劉二虎剛買回來的媳婦兒?

" 呸。" 我臉上還掛著淚珠,但是一聽他這話,就惡狠狠地瞪向他," 我才不是他媳婦兒,我叫沈怡,是阿蝶的女兒。"

那是我跟劉亞琛的第一次見面,他是劉二虎的侄子,親爸媽死的早,死了之后他就歸劉二虎養了,劉二虎對他不好,經常打他。

很多年后他時常跟我回憶起那一幕,他說我跟他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就像是一頭倔強的狼崽,執拗地不行,尤其是我那個眼神,泛著淚花,亮晶晶的,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劉亞琛看著我做飯,就過來幫我燒火,而這個時候劉二虎卻從房間里跑了出來,看見劉亞琛就一腳朝他踹了過去,直接就把劉亞琛給踹倒了。

" 你這個狗崽子,錢呢?沒錢你也想來蹭飯吃?"

劉亞琛委屈地看著劉二虎,吸吸有些凍裂的鼻子,從地上爬起來之后,往自己的襪子里可憐兮兮地掏出了一把角票遞給劉二虎,哆嗦著說只有這點了。

劉二虎掃了一眼知道沒有多少錢,氣就不打一處來,拿過搟面杖就朝劉亞琛的腦袋砸了去,劉亞琛想要跑,可是劉二虎一伸手就把劉亞琛的領子給揪住了,緊接著就是鋪天蓋地的搟面杖朝著他的腦袋,身子上砸去。

我看得難過,忘記自己的處境,急忙去攔著,讓劉二虎住手,可是劉二虎絲毫不留情,罵著我畜生,然后連我一起打。

后來劉二虎打累了,才把搟面杖扔到了一邊去,讓我繼續做飯,要是半個小時之后他還吃不上飯,就讓我跟劉亞琛在雪地里跪一夜。

我哭泣著撿起了搟面杖趕忙做著飯,而劉亞琛一聲不吭地坐到了灶臺邊幫我燒著火,那個時候我并不知道劉亞琛心底已經在醞釀一個計劃。

在做飯的時候,我偷偷跑到了屋子邊,當我聽見屋子里傳出了呼嚕聲,就斷定他睡著了,于是急忙走到灶邊,朝鍋里的粉條燉肉里吐著口水。

劉亞琛注意到了我的舉動,問我做啥呢?

" 吐口水,誰叫他欺負我們呢,我要給他加點料。"

我的小把戲讓劉亞琛忍不住笑出了聲,罵我小孩子氣,我聽了之后揉揉自己被打地有些痛的屁股,罵著劉二虎屌操的,這是我跟一個隔壁的紅姨學來的,她一遇見折騰她的客人,就會罵著屌操的,罵的可帶勁了。

劉亞琛一聽就皺起了眉頭,頗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在我有些心虛的時候,他突然開口說著," 對,罵的好,他丫的就是屌操的。"

聽劉亞琛也跟著我罵,我不由地看著劉亞琛開始傻笑。而他看著我笑,也跟著我傻笑,兩個人完全忘記了剛剛才挨了打的事。

那一頓飯劉二虎吃得特別香,而我跟劉亞琛卻一直沒有動那鍋粉條燉肉,吃著其他的菜,雖然沒吃上肉,不過卻在心里憋著笑,偶爾還抬頭跟對方對視一眼,然后悄悄捂住嘴笑。

不過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劉二虎吃高興就要開始喝酒,看著他喝得臉漸漸變紅的時候,我突然有些恐懼,不由地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的事,隨著天慢慢黑透的時候,那種恐懼就越發加深了。

尤其是聽到他說,那酒是好東西,喝了壯陽的時候,我的雙腿不由自主地因為而夾緊了。

在他喝地有些醉的時候,他突然呵斥著讓劉亞琛回去睡覺。

劉亞琛一聽就朝我招招手,讓我跟他一起走,我急忙起身想要離開這,可劉二虎卻一把拉住了我,沖劉亞琛怒喊著," 你個小兔崽子,她是我買來的媳婦兒,憑啥跟你走啊,翅膀硬了吧你。"

說著他就把劉亞琛給一腳踹了出去,把門給緊緊關上了。

把劉亞琛給趕走之后,他又狠狠灌了自己一大口酒,直到把自己的臉喝得通紅的時候,他才罵罵咧咧地嚷著說,自己今天就不信邪了,自己就真的廢了。

說著他就要朝我撲了過來,我很害怕,一個勁往后躲著,那天晚上的事我還記得清清楚楚的,他撕光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下玩命地搗鼓著,可是沒有一會他就泄氣了,又開始對我親親摸摸的,我掙扎不過他,只能讓他玩命地弄我。

而今天他上來就咬住了我的嘴,我看過電視,知道這叫接吻,也比那天淡定多了,我一下就咬住他的嘴唇,我的牙齒很尖利,咬住了就不松口,一個勁地往下咬著。

他的瞳孔因為疼痛而縮著,伸出一只手來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感受到了窒息,很快就松開了自己的牙齒,不敢再去咬他。

但他并沒有打算松開我,死死地掐住了我,直到我的臉變成了醬紅色,我翻著白眼,感覺自己就要死去了一樣。

劉二虎看著我這個模樣很得意,吐了一口嘴里的唾沫,沖我嚷著," 小兔崽子,我看你還敢跟我較勁不,你倒是鬧啊。"

求生的本能迫使我搖著頭,從牙齒縫里崩出求饒的話,告訴他我再也不敢了,他這才松開了我。

他剛剛一松開我,我就感覺自己像是活了過來一樣,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呼吸著新鮮空氣,我還不想死。

那天晚上劉二虎又狠狠地折騰我了一番,但是他底下的那玩意怎么也硬不起來,當即他就急了,看著我躺在床上瑟瑟發抖的模樣只能干著急,然后罵著我廢物,賠錢貨。

" 媽的,只能看不能動的廢物玩意,老子明天就把你給賣到窯子里去。"

一聽這話,我就徹底慌了,我不想去窯子,我不想成為阿蝶一樣的人,一想到阿蝶,我整個心都揉在了一起。

難過地無以復加。

" 你別把我賣到那地方去,我可以做飯,我可以給你收拾屋子的,我不要去那種地方。"

我跪在床上求著他,我很恐懼,心臟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捏住了,窒息得厲害。

可是他聽到我這話,就更加惱怒了,上前來咬住了我剛剛開始發育的身子,一下一下,像是要把我給咬死一樣,我感覺自己的全身都疼痛著,比起前一天晚上更加難受。

▼因篇幅限制請點擊閱讀原文看后續精彩內容!

最新我被強了: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可以看看這篇名叫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的文章,可能你會獲得更多我被強了: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們找到第1篇與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

內褲雖小,但是我們最貼身的衣物,對健康的影響不容小視。市面上的內褲五花八門,有純棉和化纖的,有緊身和寬松的,有三角的和平角的,我們該怎么選呢?專家建議:無論男性還是女性,太緊身的,化纖那些盡量不要穿,因為化纖太緊身,不利于透汗,有些分泌物或者汗汁就會集聚在衣物上,就會導致細菌異常生長,所以說穿內衣褲一般講究是穿純棉的,相對寬松一些的內衣褲。為什么這么說呢?

化纖內褲有什么不好?

一位叫作沙菲克的埃及醫學博士歷經 20 年研究發現,化纖類內褲可能引起男性少精癥,為生育蒙上陰影。他的研究資料顯示,穿純聚酯內褲的男人近 40% 到 14 個月時精子數明顯減少,穿半棉半聚酯混紡內褲的男人約 9% 到 10 個月時精子數量下降,而穿純棉內褲者精液無變化。另外,凡有精液改變的男子,大多在換掉化纖內褲 4~8 個月后恢復正常。

這項研究證實,聚酯內褲有暫時性抑制精子生成的作用。它會提升睪丸的溫度,降低血漿激素水平,從而誘發少精癥。

緊身內褲又有什么不好?

醫院泌尿科大夫發現,不少男人陰莖變形,出現不同程度的彎曲。究其原委,常穿緊身內褲難辭其咎。在緊身內褲的束縛下,陰莖長時間遭受壓迫,怎能不彎曲呢?

對女性來說,緊身內褲也不好。有一種陰道炎叫緊身褲陰道炎,就是因為長期穿緊身內褲引起的。緊身內褲穿得性感,不少女性趨之若鶩。然而這種性感卻犧牲了一定的健康為代價。女性陰道經常分泌一種能殺滅病菌的酸性液體,外陰部經常處于潮濕狀態。穿普通的內褲和外褲,空氣流通,潮氣容易發散。如果穿緊身褲,濕氣不僅不容易散發,而且還增加出汗,使下身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因為缺乏空氣循環,緊身內褲上的熱量難以被帶走,會成為細菌、真菌和寄生蟲的溫床,而病原微生物和高熱量又能直接導致外陰感染。

穿深顏色的內褲有什么不好?

不少人喜歡穿深色內褲,認為比較好清洗,深色內褲是用染料染出來的,而這些染料都是化學物質,特別是如果買到劣質加工的布料做成的內褲,對身體是有的。另外,對于女性來說,內褲上的一些分泌物可以讓我們更警惕是否患婦科疾病。因為當女性朋友患有陰道炎等婦科疾病時,白帶會出現混濁、色黃的疾病信號。如果及早發現這些疾病信號,就能夠得到及時的治療。顏色太深或者圖案過于復雜的內褲,往往容易掩蓋這些疾病的信號,讓婦科疾病得以拖延帶來不良后果。

內褲清洗存放要注意幾點:

1、不要讓內褲過夜;

2、內褲需要單獨用肥皂手洗,不要和其他衣物甚至襪子混著洗;

3、內褲適宜暴曬,紫外線殺菌;

4、內褲洗干凈后要用袋子套好、密封存放,不要隨意扔到衣柜里。

家庭醫生在線專稿,轉載請注明家庭醫生在線;媒體合作請聯系:020-37617238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 我被誘: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缺失:我被醫生強舔下面

我們找到第1篇與我被誘: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我被誘: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阿蝶懷上我的那年,只有十五歲。

在我們那個黃沙漫地的小鎮不算什么大事,很多人年紀輕輕就結婚生子。

我爸爸沈萬財是那一帶有名的爛人,吃喝樣樣俱全,一沒錢就會回家找阿蝶。

那個時候的阿蝶不知道為什么特別聽沈萬財的話,只要沈萬財一瞪她,她就會乖乖地從自己的胸罩里掏出錢給沈萬財,然后沈萬財就會丟一個小紙包給她。

得到小紙包的阿蝶雙眼放光,那神情就像是幾年沒吃過肉的人突然看見了一塊油得發膩的肉,接過那個小紙包,她就會賊眉鼠眼地四處看看,確定我沒有在身邊的時候,她就會躲回那個漏水的屋子里。

我躲在門外悄悄看過一次她在里面做什么。

阿蝶拿起沒有做任何消措施的礦泉水兌好小紙包里的東西,開始給自己注射。她的胳膊上、腳上已經沒有地方注射了,于是她脫掉衣服,只穿著文胸和內褲,往自己的左大腳根部扎著。

針頭扎進去后,一股黑色的血液被吸進針管里,與針管里的東西混合后再注射回去,注射完后,針頭和針管就留在大腿上,后來我才知道,對阿蝶這種已經成癮的人,一定要這樣反復地抽血注射幾遍才能過癮。

當她脫光衣服注射品時,一根根肋骨清晰可數,而她胸前的那對原本圓潤的乳房早就變得干巴巴的了,只有小小的乳頭,緊緊貼在胸骨上。

她的手上、腳上、胳膊、腿上都有多處腐爛的傷口,左手大拇指直接腐爛了,骨頭白森森地露著,右手半邊都發黑了。因為那要命的玩意,她現在對消炎有抗反應,所有傷口總不愈合。

然后她就躺在床上愉快地流著淚,那時候我才十歲,不懂她在做什么,但從心底恐懼,默默躲在窗子外悄悄哭著。

阿蝶爽過之后,她就會把自己拾掇地漂漂亮亮的,然后去街上拉客,阿蝶真的很漂亮,尤其是化了妝之后,那張巴掌大的小臉更是顯得嬌媚,雖然她身子上全是傷口,但她出門之前都會用紋身貼貼住那些傷口。

她喜歡貼蝴蝶,因為她名字里帶蝶,她很招客人的喜歡,不一會兒就會領回一個客人做所謂的皮肉生意。

這個時候,我會低頭做著自己的作業,假裝什么都沒有看見,假裝什么都沒有聽見,假裝不知道半個小時之后沈萬財會去敲門,找那個男人要錢。

有時候阿蝶會自己藏一些小費,趁著沈萬財不注意的時候,悄悄把錢塞給我,她說她沒本事,只剩這點錢了,讓我拿了錢自己買點好吃的。

我捏住阿蝶賣身來的錢只能默默流淚,然后在淚眼婆娑中看著阿蝶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繼續去尋找客人。

沈萬財是一個壞人,阿蝶認識他的時候,他強了她,然后娶名聲敗壞的阿蝶做了老婆,沒錢的時候,他就逼她去賣。

阿蝶不愿意,他就往她胳膊上狠狠扎了一針,阿蝶昏睡了三天之后,沈萬財又接著給她打了好幾針,后來阿蝶就徹底離不開那玩意了,徹底淪為了沈萬財的奴隸。

這些是隔壁的紅姨告訴我的,她也是做皮肉生意的,但唯一不同的是,她不碰那玩意,她告訴我,讓我好好對我媽,我媽不容易。

我聽了之后淚眼婆娑,回頭看了一眼那個滿目蒼夷的屋子想要帶阿蝶離開這里,但是看到人高馬大的沈萬財的時候,這個想法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阿蝶出事的那年,我才十五歲,上初中,本來沈萬財不讓我上學的,但阿蝶以死相逼,說她已經毀了,不能讓我再毀了,如果不讓我上學,她就一頭撞死。

掙不到錢的沈萬財怕了,狠狠打了阿蝶一頓之后,最終同意讓我去上學,但代價是阿蝶必須接更多的客,去賺錢。

阿蝶沒辦法,只能沒日沒夜地干活,沒日沒夜地去拉客人,她變得越來越瘦,眼睛越來越沒有神采,可她在看到我的時候,總能沖我燦爛地一笑,告訴我沒事的,讓我好好讀書,以后有出息了,讓她也享享清福。

我點頭,努力讀書,我也想要讓阿蝶過上好日子啊,這世上就她對我好了。

那天阿蝶在給自己注射的時候,突然就倒了,當時我還在寫作業,看到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阿蝶,整個人都傻了,急忙叫來了沈萬財。

沈萬財也怕阿蝶出事,他就沒有掙錢的法子了,背著阿蝶就去診所。

到診所的時候醫生劃了她一刀,烏黑烏黑的膿血立馬就順著流了出來。

我嚇得縮到了墻角,而那個白發森森的老頭搖搖頭,帶著一種看淡的語氣擺著手說到," 沒救了,徹底沒救了,血都黑透了,骨頭也都爛掉了,全身上下就沒有一塊好的,準備后事吧。"

我不敢相信剛才還塞錢給我的阿蝶就這么走了,站在原地一個勁搖著頭,好像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夢,夢醒了之后,一切就好了,阿蝶還是那個阿蝶,好好地活著。

但我想多了,阿蝶死了。

是真的死了,因為吸食那玩意,徹底完了,即使她手臂上的蝴蝶紋身還依舊鮮活,仿佛下一秒就要飛出來一樣。

沈萬財裹了一張席子,挖了一個坑就把阿蝶埋了,我哭喊著讓沈萬財給阿蝶買棺材,人死了,怎么能沒有棺材呢?

可是沈萬財不耐煩地踢了我一腳," 棺材不要錢嗎?老子沒有把她丟在亂葬崗讓野狗吃了她就好了,還要棺材,這下他死了,我們都去喝西北風吧。"

被踢了的我還是不甘心,抱住了沈萬財繼續求著他,讓他出點錢,給阿蝶買一副棺材,不用太好,但總要給阿蝶一個歸宿啊,何況阿蝶在的時候,給他掙了不少錢啊。

" 我求求你,我以后能掙錢了,掙錢還你好嗎,你讓阿蝶好好走吧。"

我的哭訴并沒有引起沈萬財的同情心,反倒讓他生了一個歪心思。

阿蝶走了,還有我啊,我也可以賣錢啊。

沈萬財把我賣出去的時候,我正在學校和人打架,人家老說阿蝶的壞話,順帶著罵我也是婊子,說我穿得邋邋遢遢的,其實也跟阿蝶一樣也是一個賣屁股的。

阿蝶已經走了,還有人這么說她,我受不了,所以拼了命把說這話的那個男生壓在了身子底下痛打著。

沈萬財上來提起我就給了我一巴掌,他對外人永遠一副狗樣,但是對我和阿蝶卻狠地不行。

我被他的一巴掌給扇暈了,就在我要倒地的時候,被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給摟住了,他叫劉二虎,是我們鎮子上的一個混混。

沈萬財低眉順眼地跟劉二虎說著," 喏,這就是我那女兒,怎么樣生地標志吧。"

缺了一根手指的劉二虎看到我第一眼有些嫌棄,罵罵咧咧地說我還沒有發育全呢,這怎么玩???

沈萬財立馬賴皮賴臉地湊上來悄聲說著," 你不識貨啊,阿蝶就是這個年紀嫁給我的,而且小點怕啥,純啊,大點的都不是處,咋玩啊。"

劉二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就咧開嘴笑了,摩拳擦掌地連連說著是,別說自己還從來沒有玩過這么大的姑娘。

我一下就懵了,跟著阿蝶呆了那么久,我當然知道他們說的是啥意思,看著身后胳膊上紋著一條虎的劉二虎我心里一驚,急忙要跑。

可是我怎么跑地過這兩個大男人,沒有幾步就被逮回來給扔進了一輛面包車,那輛面包車開地很快,嗖地一下我就見不到我身后的學校和沈萬財了。

劉二虎告訴我,沈萬財把我賣了,他整整花了五千塊,以后我就是他的女人了,讓我乖乖的,要不他弄死我。

我沖劉二虎吐了一口唾沫,罵他不要臉。

可劉二虎不是學校的那些毛頭小子,掄起胳膊就給了我一個大耳瓜子,扇地我腦袋嗡嗡作響,鼻血順著就流下來了,我一下就老實了,不敢再亂動。

劉二虎把我帶到了一個旅舍說對付一晚,第二天帶我回老家。

帶去之后,他沒有跟我客氣,直接就把我扔床上了,然后像是一頭猛虎一樣撲了過來,我的衣服很快就被全部撕碎了,我喊著,反抗著,可換來的只是劉二虎更為暴力的打罵。

被打了幾下,我就沒有力氣動了,任由劉二虎折騰著。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就像是一頭猛獸一樣,一個勁地掐著我,在我的身下搗鼓了半天,我感覺到疼痛,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這時我才看到他身下那個縮地像是蠶蛹子一樣丑陋的那個玩意搖晃著,他像是很懊惱,一個勁揉搓著自己的那玩意,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看著他那個樣子很恐懼,感覺自己害怕到了骨子里。

后來我才知道這個劉二虎那方面有問題,但他又極其渴望做那事,所以買我回來瞎折騰,反正也不貴。

我吼疼,劉二虎也折騰累了,說來日方長,等明天回家再好好跟我玩玩,然后倒頭就睡,可是睡之前,他還不忘在我的身子上摸摸掐掐的,直到我全身變得青紫,有些地方被他藏著指甲垢的長指甲掐出血來。

那是我這么多年渡過的最為漫長的夜,恐懼,疼痛,心悸,害怕所有的情緒都在那個夜里如潮水般襲來,感覺像是要活生生地把我給淹沒了一樣。

我很想阿蝶,很想逃出這個地方,但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在劉二虎折騰夠之后,縮在墻角悄聲抹著眼淚。

第二天一大早,劉二虎就叫嚷著讓我趕緊收拾東西,他要帶著我走,那時候我已經傻了,壓根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他就一巴掌扇了過來,我的腦袋嗡嗡的,不敢不動。

我忍著昨晚折騰一宿的疼痛從床上爬起來了,我剛一下地,就覺得自己的雙腿發軟,全身難受地要命,尤其是下面的地方,感覺生疼,我不敢去想象昨晚自己到底經受了怎么樣的凌虐。

簡單收拾了一下,看著猥瑣的劉二虎把旅舍里的一次性梳子,肥皂什么都裝進袋子里的時候,我不禁有些鄙視他。

在臨走之前,我還看了一眼那張狼藉不堪的床,上面還留著不少血跡,全是那個畜生昨晚弄的,他就像是一個變態,后來在我接觸過所謂的男人之后,我才明白身體越是有缺陷的人,心理就越發扭曲。

劉二虎把我再次扔進那個臟兮兮的面包車的時候,我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

看著他開出鎮子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再也回不來了,我哭著求他送我回去,可是他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告訴我再哭,他就弄死我。

劉二虎開了將近十幾個小時的車子,在天黑的時候才到他的老家。

一到地他就給我了一袋面,讓我去給他做飯,要是他睡醒了,我沒有給他做好飯,他非打死我不可。

為了顯示他沒有撒謊,他還往我腦袋上狠狠打了一巴掌,當時我鼻血就流了下來。

他還威脅我,我爸欠了他的錢,我要是敢跑,他就報警把我跟我爸都抓起來。

我害怕警察,以前看阿蝶在街上拉客的時候,只要有警察經過,阿蝶就會拉住我躲多一邊去,不讓我出聲,他跟我說警察抓住我們,會打死我們的。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特別怕警察,我也不懂劉二虎買我是犯法的,我只知道那些警察只要看到阿蝶都會罵她不要臉,然后狠狠地打她,所以我被劉二虎的話嚇得直哆嗦,權衡下我只能去旁邊的廚房給他做飯吃。

但是邊做飯,我還邊籌劃著,自己要逃跑,我怕晚上劉二虎再對我做那些事,長期在那種環境下長大,我大概知道那事是怎么回事,我確實是挺怕的。

我想著,只要我跑的遠遠的,劉二虎就不會抓到我了,警察也不會抓住我了,我想悄悄跑回去看阿蝶,阿蝶走了,她的尸骨還未寒,也不知道沈萬財有沒有拿賣我的錢給阿蝶買一口棺材。

就在我想著阿蝶邊流淚邊做飯的時候,一個看起來比我大兩歲小孩朝我走了過來。

瘦骨伶仃,卻長得眉清目秀。

特別是那雙長得比常人都大的眼睛,閃動著聰慧的光芒。他拖著一雙大腳的鞋,一件破舊的綠軍服垂到膝前,問我是不是他劉二虎剛買回來的媳婦兒?

" 呸。" 我臉上還掛著淚珠,但是一聽他這話,就惡狠狠地瞪向他," 我才不是他媳婦兒,我叫沈怡,是阿蝶的女兒。"

那是我跟劉亞琛的第一次見面,他是劉二虎的侄子,親爸媽死的早,死了之后他就歸劉二虎養了,劉二虎對他不好,經常打他。

很多年后他時常跟我回憶起那一幕,他說我跟他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就像是一頭倔強的狼崽,執拗地不行,尤其是我那個眼神,泛著淚花,亮晶晶的,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劉亞琛看著我做飯,就過來幫我燒火,而這個時候劉二虎卻從房間里跑了出來,看見劉亞琛就一腳朝他踹了過去,直接就把劉亞琛給踹倒了。

" 你這個狗崽子,錢呢?沒錢你也想來蹭飯吃?"

劉亞琛委屈地看著劉二虎,吸吸有些凍裂的鼻子,從地上爬起來之后,往自己的襪子里可憐兮兮地掏出了一把角票遞給劉二虎,哆嗦著說只有這點了。

劉二虎掃了一眼知道沒有多少錢,氣就不打一處來,拿過搟面杖就朝劉亞琛的腦袋砸了去,劉亞琛想要跑,可是劉二虎一伸手就把劉亞琛的領子給揪住了,緊接著就是鋪天蓋地的搟面杖朝著他的腦袋,身子上砸去。

我看得難過,忘記自己的處境,急忙去攔著,讓劉二虎住手,可是劉二虎絲毫不留情,罵著我畜生,然后連我一起打。

后來劉二虎打累了,才把搟面杖扔到了一邊去,讓我繼續做飯,要是半個小時之后他還吃不上飯,就讓我跟劉亞琛在雪地里跪一夜。

我哭泣著撿起了搟面杖趕忙做著飯,而劉亞琛一聲不吭地坐到了灶臺邊幫我燒著火,那個時候我并不知道劉亞琛心底已經在醞釀一個計劃。

在做飯的時候,我偷偷跑到了屋子邊,當我聽見屋子里傳出了呼嚕聲,就斷定他睡著了,于是急忙走到灶邊,朝鍋里的粉條燉肉里吐著口水。

劉亞琛注意到了我的舉動,問我做啥呢?

" 吐口水,誰叫他欺負我們呢,我要給他加點料。"

我的小把戲讓劉亞琛忍不住笑出了聲,罵我小孩子氣,我聽了之后揉揉自己被打地有些痛的屁股,罵著劉二虎屌操的,這是我跟一個隔壁的紅姨學來的,她一遇見折騰她的客人,就會罵著屌操的,罵的可帶勁了。

劉亞琛一聽就皺起了眉頭,頗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在我有些心虛的時候,他突然開口說著," 對,罵的好,他丫的就是屌操的。"

聽劉亞琛也跟著我罵,我不由地看著劉亞琛開始傻笑。而他看著我笑,也跟著我傻笑,兩個人完全忘記了剛剛才挨了打的事。

那一頓飯劉二虎吃得特別香,而我跟劉亞琛卻一直沒有動那鍋粉條燉肉,吃著其他的菜,雖然沒吃上肉,不過卻在心里憋著笑,偶爾還抬頭跟對方對視一眼,然后悄悄捂住嘴笑。

不過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劉二虎吃高興就要開始喝酒,看著他喝得臉漸漸變紅的時候,我突然有些恐懼,不由地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的事,隨著天慢慢黑透的時候,那種恐懼就越發加深了。

尤其是聽到他說,那酒是好東西,喝了壯陽的時候,我的雙腿不由自主地因為而夾緊了。

在他喝地有些醉的時候,他突然呵斥著讓劉亞琛回去睡覺。

劉亞琛一聽就朝我招招手,讓我跟他一起走,我急忙起身想要離開這,可劉二虎卻一把拉住了我,沖劉亞琛怒喊著," 你個小兔崽子,她是我買來的媳婦兒,憑啥跟你走啊,翅膀硬了吧你。"

說著他就把劉亞琛給一腳踹了出去,把門給緊緊關上了。

把劉亞琛給趕走之后,他又狠狠灌了自己一大口酒,直到把自己的臉喝得通紅的時候,他才罵罵咧咧地嚷著說,自己今天就不信邪了,自己就真的廢了。

說著他就要朝我撲了過來,我很害怕,一個勁往后躲著,那天晚上的事我還記得清清楚楚的,他撕光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下玩命地搗鼓著,可是沒有一會他就泄氣了,又開始對我親親摸摸的,我掙扎不過他,只能讓他玩命地弄我。

而今天他上來就咬住了我的嘴,我看過電視,知道這叫接吻,也比那天淡定多了,我一下就咬住他的嘴唇,我的牙齒很尖利,咬住了就不松口,一個勁地往下咬著。

他的瞳孔因為疼痛而縮著,伸出一只手來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感受到了窒息,很快就松開了自己的牙齒,不敢再去咬他。

但他并沒有打算松開我,死死地掐住了我,直到我的臉變成了醬紅色,我翻著白眼,感覺自己就要死去了一樣。

劉二虎看著我這個模樣很得意,吐了一口嘴里的唾沫,沖我嚷著," 小兔崽子,我看你還敢跟我較勁不,你倒是鬧啊。"

求生的本能迫使我搖著頭,從牙齒縫里崩出求饒的話,告訴他我再也不敢了,他這才松開了我。

他剛剛一松開我,我就感覺自己像是活了過來一樣,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呼吸著新鮮空氣,我還不想死。

那天晚上劉二虎又狠狠地折騰我了一番,但是他底下的那玩意怎么也硬不起來,當即他就急了,看著我躺在床上瑟瑟發抖的模樣只能干著急,然后罵著我廢物,賠錢貨。

" 媽的,只能看不能動的廢物玩意,老子明天就把你給賣到窯子里去。"

一聽這話,我就徹底慌了,我不想去窯子,我不想成為阿蝶一樣的人,一想到阿蝶,我整個心都揉在了一起。

難過地無以復加。

" 你別把我賣到那地方去,我可以做飯,我可以給你收拾屋子的,我不要去那種地方。"

我跪在床上求著他,我很恐懼,心臟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捏住了,窒息得厲害。

可是他聽到我這話,就更加惱怒了,上前來咬住了我剛剛開始發育的身子,一下一下,像是要把我給咬死一樣,我感覺自己的全身都疼痛著,比起前一天晚上更加難受。

▼因篇幅限制請點擊閱讀原文看后續精彩內容!

最新我被誘: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可以看看這篇名叫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的文章,可能你會獲得更多我被誘: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們找到第1篇與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

內褲雖小,但是我們最貼身的衣物,對健康的影響不容小視。市面上的內褲五花八門,有純棉和化纖的,有緊身和寬松的,有三角的和平角的,我們該怎么選呢?專家建議:無論男性還是女性,太緊身的,化纖那些盡量不要穿,因為化纖太緊身,不利于透汗,有些分泌物或者汗汁就會集聚在衣物上,就會導致細菌異常生長,所以說穿內衣褲一般講究是穿純棉的,相對寬松一些的內衣褲。為什么這么說呢?

化纖內褲有什么不好?

一位叫作沙菲克的埃及醫學博士歷經 20 年研究發現,化纖類內褲可能引起男性少精癥,為生育蒙上陰影。他的研究資料顯示,穿純聚酯內褲的男人近 40% 到 14 個月時精子數明顯減少,穿半棉半聚酯混紡內褲的男人約 9% 到 10 個月時精子數量下降,而穿純棉內褲者精液無變化。另外,凡有精液改變的男子,大多在換掉化纖內褲 4~8 個月后恢復正常。

這項研究證實,聚酯內褲有暫時性抑制精子生成的作用。它會提升睪丸的溫度,降低血漿激素水平,從而誘發少精癥。

緊身內褲又有什么不好?

醫院泌尿科大夫發現,不少男人陰莖變形,出現不同程度的彎曲。究其原委,常穿緊身內褲難辭其咎。在緊身內褲的束縛下,陰莖長時間遭受壓迫,怎能不彎曲呢?

對女性來說,緊身內褲也不好。有一種陰道炎叫緊身褲陰道炎,就是因為長期穿緊身內褲引起的。緊身內褲穿得性感,不少女性趨之若鶩。然而這種性感卻犧牲了一定的健康為代價。女性陰道經常分泌一種能殺滅病菌的酸性液體,外陰部經常處于潮濕狀態。穿普通的內褲和外褲,空氣流通,潮氣容易發散。如果穿緊身褲,濕氣不僅不容易散發,而且還增加出汗,使下身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因為缺乏空氣循環,緊身內褲上的熱量難以被帶走,會成為細菌、真菌和寄生蟲的溫床,而病原微生物和高熱量又能直接導致外陰感染。

穿深顏色的內褲有什么不好?

不少人喜歡穿深色內褲,認為比較好清洗,深色內褲是用染料染出來的,而這些染料都是化學物質,特別是如果買到劣質加工的布料做成的內褲,對身體是有的。另外,對于女性來說,內褲上的一些分泌物可以讓我們更警惕是否患婦科疾病。因為當女性朋友患有陰道炎等婦科疾病時,白帶會出現混濁、色黃的疾病信號。如果及早發現這些疾病信號,就能夠得到及時的治療。顏色太深或者圖案過于復雜的內褲,往往容易掩蓋這些疾病的信號,讓婦科疾病得以拖延帶來不良后果。

內褲清洗存放要注意幾點:

1、不要讓內褲過夜;

2、內褲需要單獨用肥皂手洗,不要和其他衣物甚至襪子混著洗;

3、內褲適宜暴曬,紫外線殺菌;

4、內褲洗干凈后要用袋子套好、密封存放,不要隨意扔到衣柜里。

家庭醫生在線專稿,轉載請注明家庭醫生在線;媒體合作請聯系:020-37617238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 我被輪: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缺失:我被醫生強舔下面

我們找到第1篇與我被輪: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我被輪: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阿蝶懷上我的那年,只有十五歲。

在我們那個黃沙漫地的小鎮不算什么大事,很多人年紀輕輕就結婚生子。

我爸爸沈萬財是那一帶有名的爛人,吃喝樣樣俱全,一沒錢就會回家找阿蝶。

那個時候的阿蝶不知道為什么特別聽沈萬財的話,只要沈萬財一瞪她,她就會乖乖地從自己的胸罩里掏出錢給沈萬財,然后沈萬財就會丟一個小紙包給她。

得到小紙包的阿蝶雙眼放光,那神情就像是幾年沒吃過肉的人突然看見了一塊油得發膩的肉,接過那個小紙包,她就會賊眉鼠眼地四處看看,確定我沒有在身邊的時候,她就會躲回那個漏水的屋子里。

我躲在門外悄悄看過一次她在里面做什么。

阿蝶拿起沒有做任何消措施的礦泉水兌好小紙包里的東西,開始給自己注射。她的胳膊上、腳上已經沒有地方注射了,于是她脫掉衣服,只穿著文胸和內褲,往自己的左大腳根部扎著。

針頭扎進去后,一股黑色的血液被吸進針管里,與針管里的東西混合后再注射回去,注射完后,針頭和針管就留在大腿上,后來我才知道,對阿蝶這種已經成癮的人,一定要這樣反復地抽血注射幾遍才能過癮。

當她脫光衣服注射品時,一根根肋骨清晰可數,而她胸前的那對原本圓潤的乳房早就變得干巴巴的了,只有小小的乳頭,緊緊貼在胸骨上。

她的手上、腳上、胳膊、腿上都有多處腐爛的傷口,左手大拇指直接腐爛了,骨頭白森森地露著,右手半邊都發黑了。因為那要命的玩意,她現在對消炎有抗反應,所有傷口總不愈合。

然后她就躺在床上愉快地流著淚,那時候我才十歲,不懂她在做什么,但從心底恐懼,默默躲在窗子外悄悄哭著。

阿蝶爽過之后,她就會把自己拾掇地漂漂亮亮的,然后去街上拉客,阿蝶真的很漂亮,尤其是化了妝之后,那張巴掌大的小臉更是顯得嬌媚,雖然她身子上全是傷口,但她出門之前都會用紋身貼貼住那些傷口。

她喜歡貼蝴蝶,因為她名字里帶蝶,她很招客人的喜歡,不一會兒就會領回一個客人做所謂的皮肉生意。

這個時候,我會低頭做著自己的作業,假裝什么都沒有看見,假裝什么都沒有聽見,假裝不知道半個小時之后沈萬財會去敲門,找那個男人要錢。

有時候阿蝶會自己藏一些小費,趁著沈萬財不注意的時候,悄悄把錢塞給我,她說她沒本事,只剩這點錢了,讓我拿了錢自己買點好吃的。

我捏住阿蝶賣身來的錢只能默默流淚,然后在淚眼婆娑中看著阿蝶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繼續去尋找客人。

沈萬財是一個壞人,阿蝶認識他的時候,他強了她,然后娶名聲敗壞的阿蝶做了老婆,沒錢的時候,他就逼她去賣。

阿蝶不愿意,他就往她胳膊上狠狠扎了一針,阿蝶昏睡了三天之后,沈萬財又接著給她打了好幾針,后來阿蝶就徹底離不開那玩意了,徹底淪為了沈萬財的奴隸。

這些是隔壁的紅姨告訴我的,她也是做皮肉生意的,但唯一不同的是,她不碰那玩意,她告訴我,讓我好好對我媽,我媽不容易。

我聽了之后淚眼婆娑,回頭看了一眼那個滿目蒼夷的屋子想要帶阿蝶離開這里,但是看到人高馬大的沈萬財的時候,這個想法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阿蝶出事的那年,我才十五歲,上初中,本來沈萬財不讓我上學的,但阿蝶以死相逼,說她已經毀了,不能讓我再毀了,如果不讓我上學,她就一頭撞死。

掙不到錢的沈萬財怕了,狠狠打了阿蝶一頓之后,最終同意讓我去上學,但代價是阿蝶必須接更多的客,去賺錢。

阿蝶沒辦法,只能沒日沒夜地干活,沒日沒夜地去拉客人,她變得越來越瘦,眼睛越來越沒有神采,可她在看到我的時候,總能沖我燦爛地一笑,告訴我沒事的,讓我好好讀書,以后有出息了,讓她也享享清福。

我點頭,努力讀書,我也想要讓阿蝶過上好日子啊,這世上就她對我好了。

那天阿蝶在給自己注射的時候,突然就倒了,當時我還在寫作業,看到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阿蝶,整個人都傻了,急忙叫來了沈萬財。

沈萬財也怕阿蝶出事,他就沒有掙錢的法子了,背著阿蝶就去診所。

到診所的時候醫生劃了她一刀,烏黑烏黑的膿血立馬就順著流了出來。

我嚇得縮到了墻角,而那個白發森森的老頭搖搖頭,帶著一種看淡的語氣擺著手說到," 沒救了,徹底沒救了,血都黑透了,骨頭也都爛掉了,全身上下就沒有一塊好的,準備后事吧。"

我不敢相信剛才還塞錢給我的阿蝶就這么走了,站在原地一個勁搖著頭,好像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夢,夢醒了之后,一切就好了,阿蝶還是那個阿蝶,好好地活著。

但我想多了,阿蝶死了。

是真的死了,因為吸食那玩意,徹底完了,即使她手臂上的蝴蝶紋身還依舊鮮活,仿佛下一秒就要飛出來一樣。

沈萬財裹了一張席子,挖了一個坑就把阿蝶埋了,我哭喊著讓沈萬財給阿蝶買棺材,人死了,怎么能沒有棺材呢?

可是沈萬財不耐煩地踢了我一腳," 棺材不要錢嗎?老子沒有把她丟在亂葬崗讓野狗吃了她就好了,還要棺材,這下他死了,我們都去喝西北風吧。"

被踢了的我還是不甘心,抱住了沈萬財繼續求著他,讓他出點錢,給阿蝶買一副棺材,不用太好,但總要給阿蝶一個歸宿啊,何況阿蝶在的時候,給他掙了不少錢啊。

" 我求求你,我以后能掙錢了,掙錢還你好嗎,你讓阿蝶好好走吧。"

我的哭訴并沒有引起沈萬財的同情心,反倒讓他生了一個歪心思。

阿蝶走了,還有我啊,我也可以賣錢啊。

沈萬財把我賣出去的時候,我正在學校和人打架,人家老說阿蝶的壞話,順帶著罵我也是婊子,說我穿得邋邋遢遢的,其實也跟阿蝶一樣也是一個賣屁股的。

阿蝶已經走了,還有人這么說她,我受不了,所以拼了命把說這話的那個男生壓在了身子底下痛打著。

沈萬財上來提起我就給了我一巴掌,他對外人永遠一副狗樣,但是對我和阿蝶卻狠地不行。

我被他的一巴掌給扇暈了,就在我要倒地的時候,被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給摟住了,他叫劉二虎,是我們鎮子上的一個混混。

沈萬財低眉順眼地跟劉二虎說著," 喏,這就是我那女兒,怎么樣生地標志吧。"

缺了一根手指的劉二虎看到我第一眼有些嫌棄,罵罵咧咧地說我還沒有發育全呢,這怎么玩???

沈萬財立馬賴皮賴臉地湊上來悄聲說著," 你不識貨啊,阿蝶就是這個年紀嫁給我的,而且小點怕啥,純啊,大點的都不是處,咋玩啊。"

劉二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就咧開嘴笑了,摩拳擦掌地連連說著是,別說自己還從來沒有玩過這么大的姑娘。

我一下就懵了,跟著阿蝶呆了那么久,我當然知道他們說的是啥意思,看著身后胳膊上紋著一條虎的劉二虎我心里一驚,急忙要跑。

可是我怎么跑地過這兩個大男人,沒有幾步就被逮回來給扔進了一輛面包車,那輛面包車開地很快,嗖地一下我就見不到我身后的學校和沈萬財了。

劉二虎告訴我,沈萬財把我賣了,他整整花了五千塊,以后我就是他的女人了,讓我乖乖的,要不他弄死我。

我沖劉二虎吐了一口唾沫,罵他不要臉。

可劉二虎不是學校的那些毛頭小子,掄起胳膊就給了我一個大耳瓜子,扇地我腦袋嗡嗡作響,鼻血順著就流下來了,我一下就老實了,不敢再亂動。

劉二虎把我帶到了一個旅舍說對付一晚,第二天帶我回老家。

帶去之后,他沒有跟我客氣,直接就把我扔床上了,然后像是一頭猛虎一樣撲了過來,我的衣服很快就被全部撕碎了,我喊著,反抗著,可換來的只是劉二虎更為暴力的打罵。

被打了幾下,我就沒有力氣動了,任由劉二虎折騰著。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就像是一頭猛獸一樣,一個勁地掐著我,在我的身下搗鼓了半天,我感覺到疼痛,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這時我才看到他身下那個縮地像是蠶蛹子一樣丑陋的那個玩意搖晃著,他像是很懊惱,一個勁揉搓著自己的那玩意,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看著他那個樣子很恐懼,感覺自己害怕到了骨子里。

后來我才知道這個劉二虎那方面有問題,但他又極其渴望做那事,所以買我回來瞎折騰,反正也不貴。

我吼疼,劉二虎也折騰累了,說來日方長,等明天回家再好好跟我玩玩,然后倒頭就睡,可是睡之前,他還不忘在我的身子上摸摸掐掐的,直到我全身變得青紫,有些地方被他藏著指甲垢的長指甲掐出血來。

那是我這么多年渡過的最為漫長的夜,恐懼,疼痛,心悸,害怕所有的情緒都在那個夜里如潮水般襲來,感覺像是要活生生地把我給淹沒了一樣。

我很想阿蝶,很想逃出這個地方,但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在劉二虎折騰夠之后,縮在墻角悄聲抹著眼淚。

第二天一大早,劉二虎就叫嚷著讓我趕緊收拾東西,他要帶著我走,那時候我已經傻了,壓根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他就一巴掌扇了過來,我的腦袋嗡嗡的,不敢不動。

我忍著昨晚折騰一宿的疼痛從床上爬起來了,我剛一下地,就覺得自己的雙腿發軟,全身難受地要命,尤其是下面的地方,感覺生疼,我不敢去想象昨晚自己到底經受了怎么樣的凌虐。

簡單收拾了一下,看著猥瑣的劉二虎把旅舍里的一次性梳子,肥皂什么都裝進袋子里的時候,我不禁有些鄙視他。

在臨走之前,我還看了一眼那張狼藉不堪的床,上面還留著不少血跡,全是那個畜生昨晚弄的,他就像是一個變態,后來在我接觸過所謂的男人之后,我才明白身體越是有缺陷的人,心理就越發扭曲。

劉二虎把我再次扔進那個臟兮兮的面包車的時候,我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

看著他開出鎮子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再也回不來了,我哭著求他送我回去,可是他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告訴我再哭,他就弄死我。

劉二虎開了將近十幾個小時的車子,在天黑的時候才到他的老家。

一到地他就給我了一袋面,讓我去給他做飯,要是他睡醒了,我沒有給他做好飯,他非打死我不可。

為了顯示他沒有撒謊,他還往我腦袋上狠狠打了一巴掌,當時我鼻血就流了下來。

他還威脅我,我爸欠了他的錢,我要是敢跑,他就報警把我跟我爸都抓起來。

我害怕警察,以前看阿蝶在街上拉客的時候,只要有警察經過,阿蝶就會拉住我躲多一邊去,不讓我出聲,他跟我說警察抓住我們,會打死我們的。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特別怕警察,我也不懂劉二虎買我是犯法的,我只知道那些警察只要看到阿蝶都會罵她不要臉,然后狠狠地打她,所以我被劉二虎的話嚇得直哆嗦,權衡下我只能去旁邊的廚房給他做飯吃。

但是邊做飯,我還邊籌劃著,自己要逃跑,我怕晚上劉二虎再對我做那些事,長期在那種環境下長大,我大概知道那事是怎么回事,我確實是挺怕的。

我想著,只要我跑的遠遠的,劉二虎就不會抓到我了,警察也不會抓住我了,我想悄悄跑回去看阿蝶,阿蝶走了,她的尸骨還未寒,也不知道沈萬財有沒有拿賣我的錢給阿蝶買一口棺材。

就在我想著阿蝶邊流淚邊做飯的時候,一個看起來比我大兩歲小孩朝我走了過來。

瘦骨伶仃,卻長得眉清目秀。

特別是那雙長得比常人都大的眼睛,閃動著聰慧的光芒。他拖著一雙大腳的鞋,一件破舊的綠軍服垂到膝前,問我是不是他劉二虎剛買回來的媳婦兒?

" 呸。" 我臉上還掛著淚珠,但是一聽他這話,就惡狠狠地瞪向他," 我才不是他媳婦兒,我叫沈怡,是阿蝶的女兒。"

那是我跟劉亞琛的第一次見面,他是劉二虎的侄子,親爸媽死的早,死了之后他就歸劉二虎養了,劉二虎對他不好,經常打他。

很多年后他時常跟我回憶起那一幕,他說我跟他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就像是一頭倔強的狼崽,執拗地不行,尤其是我那個眼神,泛著淚花,亮晶晶的,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劉亞琛看著我做飯,就過來幫我燒火,而這個時候劉二虎卻從房間里跑了出來,看見劉亞琛就一腳朝他踹了過去,直接就把劉亞琛給踹倒了。

" 你這個狗崽子,錢呢?沒錢你也想來蹭飯吃?"

劉亞琛委屈地看著劉二虎,吸吸有些凍裂的鼻子,從地上爬起來之后,往自己的襪子里可憐兮兮地掏出了一把角票遞給劉二虎,哆嗦著說只有這點了。

劉二虎掃了一眼知道沒有多少錢,氣就不打一處來,拿過搟面杖就朝劉亞琛的腦袋砸了去,劉亞琛想要跑,可是劉二虎一伸手就把劉亞琛的領子給揪住了,緊接著就是鋪天蓋地的搟面杖朝著他的腦袋,身子上砸去。

我看得難過,忘記自己的處境,急忙去攔著,讓劉二虎住手,可是劉二虎絲毫不留情,罵著我畜生,然后連我一起打。

后來劉二虎打累了,才把搟面杖扔到了一邊去,讓我繼續做飯,要是半個小時之后他還吃不上飯,就讓我跟劉亞琛在雪地里跪一夜。

我哭泣著撿起了搟面杖趕忙做著飯,而劉亞琛一聲不吭地坐到了灶臺邊幫我燒著火,那個時候我并不知道劉亞琛心底已經在醞釀一個計劃。

在做飯的時候,我偷偷跑到了屋子邊,當我聽見屋子里傳出了呼嚕聲,就斷定他睡著了,于是急忙走到灶邊,朝鍋里的粉條燉肉里吐著口水。

劉亞琛注意到了我的舉動,問我做啥呢?

" 吐口水,誰叫他欺負我們呢,我要給他加點料。"

我的小把戲讓劉亞琛忍不住笑出了聲,罵我小孩子氣,我聽了之后揉揉自己被打地有些痛的屁股,罵著劉二虎屌操的,這是我跟一個隔壁的紅姨學來的,她一遇見折騰她的客人,就會罵著屌操的,罵的可帶勁了。

劉亞琛一聽就皺起了眉頭,頗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在我有些心虛的時候,他突然開口說著," 對,罵的好,他丫的就是屌操的。"

聽劉亞琛也跟著我罵,我不由地看著劉亞琛開始傻笑。而他看著我笑,也跟著我傻笑,兩個人完全忘記了剛剛才挨了打的事。

那一頓飯劉二虎吃得特別香,而我跟劉亞琛卻一直沒有動那鍋粉條燉肉,吃著其他的菜,雖然沒吃上肉,不過卻在心里憋著笑,偶爾還抬頭跟對方對視一眼,然后悄悄捂住嘴笑。

不過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劉二虎吃高興就要開始喝酒,看著他喝得臉漸漸變紅的時候,我突然有些恐懼,不由地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的事,隨著天慢慢黑透的時候,那種恐懼就越發加深了。

尤其是聽到他說,那酒是好東西,喝了壯陽的時候,我的雙腿不由自主地因為而夾緊了。

在他喝地有些醉的時候,他突然呵斥著讓劉亞琛回去睡覺。

劉亞琛一聽就朝我招招手,讓我跟他一起走,我急忙起身想要離開這,可劉二虎卻一把拉住了我,沖劉亞琛怒喊著," 你個小兔崽子,她是我買來的媳婦兒,憑啥跟你走啊,翅膀硬了吧你。"

說著他就把劉亞琛給一腳踹了出去,把門給緊緊關上了。

把劉亞琛給趕走之后,他又狠狠灌了自己一大口酒,直到把自己的臉喝得通紅的時候,他才罵罵咧咧地嚷著說,自己今天就不信邪了,自己就真的廢了。

說著他就要朝我撲了過來,我很害怕,一個勁往后躲著,那天晚上的事我還記得清清楚楚的,他撕光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下玩命地搗鼓著,可是沒有一會他就泄氣了,又開始對我親親摸摸的,我掙扎不過他,只能讓他玩命地弄我。

而今天他上來就咬住了我的嘴,我看過電視,知道這叫接吻,也比那天淡定多了,我一下就咬住他的嘴唇,我的牙齒很尖利,咬住了就不松口,一個勁地往下咬著。

他的瞳孔因為疼痛而縮著,伸出一只手來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感受到了窒息,很快就松開了自己的牙齒,不敢再去咬他。

但他并沒有打算松開我,死死地掐住了我,直到我的臉變成了醬紅色,我翻著白眼,感覺自己就要死去了一樣。

劉二虎看著我這個模樣很得意,吐了一口嘴里的唾沫,沖我嚷著," 小兔崽子,我看你還敢跟我較勁不,你倒是鬧啊。"

求生的本能迫使我搖著頭,從牙齒縫里崩出求饒的話,告訴他我再也不敢了,他這才松開了我。

他剛剛一松開我,我就感覺自己像是活了過來一樣,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呼吸著新鮮空氣,我還不想死。

那天晚上劉二虎又狠狠地折騰我了一番,但是他底下的那玩意怎么也硬不起來,當即他就急了,看著我躺在床上瑟瑟發抖的模樣只能干著急,然后罵著我廢物,賠錢貨。

" 媽的,只能看不能動的廢物玩意,老子明天就把你給賣到窯子里去。"

一聽這話,我就徹底慌了,我不想去窯子,我不想成為阿蝶一樣的人,一想到阿蝶,我整個心都揉在了一起。

難過地無以復加。

" 你別把我賣到那地方去,我可以做飯,我可以給你收拾屋子的,我不要去那種地方。"

我跪在床上求著他,我很恐懼,心臟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捏住了,窒息得厲害。

可是他聽到我這話,就更加惱怒了,上前來咬住了我剛剛開始發育的身子,一下一下,像是要把我給咬死一樣,我感覺自己的全身都疼痛著,比起前一天晚上更加難受。

▼因篇幅限制請點擊閱讀原文看后續精彩內容!

最新我被輪: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可以看看這篇名叫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的文章,可能你會獲得更多我被輪: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們找到第1篇與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

內褲雖小,但是我們最貼身的衣物,對健康的影響不容小視。市面上的內褲五花八門,有純棉和化纖的,有緊身和寬松的,有三角的和平角的,我們該怎么選呢?專家建議:無論男性還是女性,太緊身的,化纖那些盡量不要穿,因為化纖太緊身,不利于透汗,有些分泌物或者汗汁就會集聚在衣物上,就會導致細菌異常生長,所以說穿內衣褲一般講究是穿純棉的,相對寬松一些的內衣褲。為什么這么說呢?

化纖內褲有什么不好?

一位叫作沙菲克的埃及醫學博士歷經 20 年研究發現,化纖類內褲可能引起男性少精癥,為生育蒙上陰影。他的研究資料顯示,穿純聚酯內褲的男人近 40% 到 14 個月時精子數明顯減少,穿半棉半聚酯混紡內褲的男人約 9% 到 10 個月時精子數量下降,而穿純棉內褲者精液無變化。另外,凡有精液改變的男子,大多在換掉化纖內褲 4~8 個月后恢復正常。

這項研究證實,聚酯內褲有暫時性抑制精子生成的作用。它會提升睪丸的溫度,降低血漿激素水平,從而誘發少精癥。

緊身內褲又有什么不好?

醫院泌尿科大夫發現,不少男人陰莖變形,出現不同程度的彎曲。究其原委,常穿緊身內褲難辭其咎。在緊身內褲的束縛下,陰莖長時間遭受壓迫,怎能不彎曲呢?

對女性來說,緊身內褲也不好。有一種陰道炎叫緊身褲陰道炎,就是因為長期穿緊身內褲引起的。緊身內褲穿得性感,不少女性趨之若鶩。然而這種性感卻犧牲了一定的健康為代價。女性陰道經常分泌一種能殺滅病菌的酸性液體,外陰部經常處于潮濕狀態。穿普通的內褲和外褲,空氣流通,潮氣容易發散。如果穿緊身褲,濕氣不僅不容易散發,而且還增加出汗,使下身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因為缺乏空氣循環,緊身內褲上的熱量難以被帶走,會成為細菌、真菌和寄生蟲的溫床,而病原微生物和高熱量又能直接導致外陰感染。

穿深顏色的內褲有什么不好?

不少人喜歡穿深色內褲,認為比較好清洗,深色內褲是用染料染出來的,而這些染料都是化學物質,特別是如果買到劣質加工的布料做成的內褲,對身體是有的。另外,對于女性來說,內褲上的一些分泌物可以讓我們更警惕是否患婦科疾病。因為當女性朋友患有陰道炎等婦科疾病時,白帶會出現混濁、色黃的疾病信號。如果及早發現這些疾病信號,就能夠得到及時的治療。顏色太深或者圖案過于復雜的內褲,往往容易掩蓋這些疾病的信號,讓婦科疾病得以拖延帶來不良后果。

內褲清洗存放要注意幾點:

1、不要讓內褲過夜;

2、內褲需要單獨用肥皂手洗,不要和其他衣物甚至襪子混著洗;

3、內褲適宜暴曬,紫外線殺菌;

4、內褲洗干凈后要用袋子套好、密封存放,不要隨意扔到衣柜里。

家庭醫生在線專稿,轉載請注明家庭醫生在線;媒體合作請聯系:020-37617238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 強男人: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缺失:我被醫生強舔下面

我們找到第1篇與強男人: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強男人: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阿蝶懷上我的那年,只有十五歲。

在我們那個黃沙漫地的小鎮不算什么大事,很多人年紀輕輕就結婚生子。

我爸爸沈萬財是那一帶有名的爛人,吃喝樣樣俱全,一沒錢就會回家找阿蝶。

那個時候的阿蝶不知道為什么特別聽沈萬財的話,只要沈萬財一瞪她,她就會乖乖地從自己的胸罩里掏出錢給沈萬財,然后沈萬財就會丟一個小紙包給她。

得到小紙包的阿蝶雙眼放光,那神情就像是幾年沒吃過肉的人突然看見了一塊油得發膩的肉,接過那個小紙包,她就會賊眉鼠眼地四處看看,確定我沒有在身邊的時候,她就會躲回那個漏水的屋子里。

我躲在門外悄悄看過一次她在里面做什么。

阿蝶拿起沒有做任何消措施的礦泉水兌好小紙包里的東西,開始給自己注射。她的胳膊上、腳上已經沒有地方注射了,于是她脫掉衣服,只穿著文胸和內褲,往自己的左大腳根部扎著。

針頭扎進去后,一股黑色的血液被吸進針管里,與針管里的東西混合后再注射回去,注射完后,針頭和針管就留在大腿上,后來我才知道,對阿蝶這種已經成癮的人,一定要這樣反復地抽血注射幾遍才能過癮。

當她脫光衣服注射品時,一根根肋骨清晰可數,而她胸前的那對原本圓潤的乳房早就變得干巴巴的了,只有小小的乳頭,緊緊貼在胸骨上。

她的手上、腳上、胳膊、腿上都有多處腐爛的傷口,左手大拇指直接腐爛了,骨頭白森森地露著,右手半邊都發黑了。因為那要命的玩意,她現在對消炎有抗反應,所有傷口總不愈合。

然后她就躺在床上愉快地流著淚,那時候我才十歲,不懂她在做什么,但從心底恐懼,默默躲在窗子外悄悄哭著。

阿蝶爽過之后,她就會把自己拾掇地漂漂亮亮的,然后去街上拉客,阿蝶真的很漂亮,尤其是化了妝之后,那張巴掌大的小臉更是顯得嬌媚,雖然她身子上全是傷口,但她出門之前都會用紋身貼貼住那些傷口。

她喜歡貼蝴蝶,因為她名字里帶蝶,她很招客人的喜歡,不一會兒就會領回一個客人做所謂的皮肉生意。

這個時候,我會低頭做著自己的作業,假裝什么都沒有看見,假裝什么都沒有聽見,假裝不知道半個小時之后沈萬財會去敲門,找那個男人要錢。

有時候阿蝶會自己藏一些小費,趁著沈萬財不注意的時候,悄悄把錢塞給我,她說她沒本事,只剩這點錢了,讓我拿了錢自己買點好吃的。

我捏住阿蝶賣身來的錢只能默默流淚,然后在淚眼婆娑中看著阿蝶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繼續去尋找客人。

沈萬財是一個壞人,阿蝶認識他的時候,他強了她,然后娶名聲敗壞的阿蝶做了老婆,沒錢的時候,他就逼她去賣。

阿蝶不愿意,他就往她胳膊上狠狠扎了一針,阿蝶昏睡了三天之后,沈萬財又接著給她打了好幾針,后來阿蝶就徹底離不開那玩意了,徹底淪為了沈萬財的奴隸。

這些是隔壁的紅姨告訴我的,她也是做皮肉生意的,但唯一不同的是,她不碰那玩意,她告訴我,讓我好好對我媽,我媽不容易。

我聽了之后淚眼婆娑,回頭看了一眼那個滿目蒼夷的屋子想要帶阿蝶離開這里,但是看到人高馬大的沈萬財的時候,這個想法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阿蝶出事的那年,我才十五歲,上初中,本來沈萬財不讓我上學的,但阿蝶以死相逼,說她已經毀了,不能讓我再毀了,如果不讓我上學,她就一頭撞死。

掙不到錢的沈萬財怕了,狠狠打了阿蝶一頓之后,最終同意讓我去上學,但代價是阿蝶必須接更多的客,去賺錢。

阿蝶沒辦法,只能沒日沒夜地干活,沒日沒夜地去拉客人,她變得越來越瘦,眼睛越來越沒有神采,可她在看到我的時候,總能沖我燦爛地一笑,告訴我沒事的,讓我好好讀書,以后有出息了,讓她也享享清福。

我點頭,努力讀書,我也想要讓阿蝶過上好日子啊,這世上就她對我好了。

那天阿蝶在給自己注射的時候,突然就倒了,當時我還在寫作業,看到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阿蝶,整個人都傻了,急忙叫來了沈萬財。

沈萬財也怕阿蝶出事,他就沒有掙錢的法子了,背著阿蝶就去診所。

到診所的時候醫生劃了她一刀,烏黑烏黑的膿血立馬就順著流了出來。

我嚇得縮到了墻角,而那個白發森森的老頭搖搖頭,帶著一種看淡的語氣擺著手說到," 沒救了,徹底沒救了,血都黑透了,骨頭也都爛掉了,全身上下就沒有一塊好的,準備后事吧。"

我不敢相信剛才還塞錢給我的阿蝶就這么走了,站在原地一個勁搖著頭,好像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夢,夢醒了之后,一切就好了,阿蝶還是那個阿蝶,好好地活著。

但我想多了,阿蝶死了。

是真的死了,因為吸食那玩意,徹底完了,即使她手臂上的蝴蝶紋身還依舊鮮活,仿佛下一秒就要飛出來一樣。

沈萬財裹了一張席子,挖了一個坑就把阿蝶埋了,我哭喊著讓沈萬財給阿蝶買棺材,人死了,怎么能沒有棺材呢?

可是沈萬財不耐煩地踢了我一腳," 棺材不要錢嗎?老子沒有把她丟在亂葬崗讓野狗吃了她就好了,還要棺材,這下他死了,我們都去喝西北風吧。"

被踢了的我還是不甘心,抱住了沈萬財繼續求著他,讓他出點錢,給阿蝶買一副棺材,不用太好,但總要給阿蝶一個歸宿啊,何況阿蝶在的時候,給他掙了不少錢啊。

" 我求求你,我以后能掙錢了,掙錢還你好嗎,你讓阿蝶好好走吧。"

我的哭訴并沒有引起沈萬財的同情心,反倒讓他生了一個歪心思。

阿蝶走了,還有我啊,我也可以賣錢啊。

沈萬財把我賣出去的時候,我正在學校和人打架,人家老說阿蝶的壞話,順帶著罵我也是婊子,說我穿得邋邋遢遢的,其實也跟阿蝶一樣也是一個賣屁股的。

阿蝶已經走了,還有人這么說她,我受不了,所以拼了命把說這話的那個男生壓在了身子底下痛打著。

沈萬財上來提起我就給了我一巴掌,他對外人永遠一副狗樣,但是對我和阿蝶卻狠地不行。

我被他的一巴掌給扇暈了,就在我要倒地的時候,被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給摟住了,他叫劉二虎,是我們鎮子上的一個混混。

沈萬財低眉順眼地跟劉二虎說著," 喏,這就是我那女兒,怎么樣生地標志吧。"

缺了一根手指的劉二虎看到我第一眼有些嫌棄,罵罵咧咧地說我還沒有發育全呢,這怎么玩???

沈萬財立馬賴皮賴臉地湊上來悄聲說著," 你不識貨啊,阿蝶就是這個年紀嫁給我的,而且小點怕啥,純啊,大點的都不是處,咋玩啊。"

劉二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就咧開嘴笑了,摩拳擦掌地連連說著是,別說自己還從來沒有玩過這么大的姑娘。

我一下就懵了,跟著阿蝶呆了那么久,我當然知道他們說的是啥意思,看著身后胳膊上紋著一條虎的劉二虎我心里一驚,急忙要跑。

可是我怎么跑地過這兩個大男人,沒有幾步就被逮回來給扔進了一輛面包車,那輛面包車開地很快,嗖地一下我就見不到我身后的學校和沈萬財了。

劉二虎告訴我,沈萬財把我賣了,他整整花了五千塊,以后我就是他的女人了,讓我乖乖的,要不他弄死我。

我沖劉二虎吐了一口唾沫,罵他不要臉。

可劉二虎不是學校的那些毛頭小子,掄起胳膊就給了我一個大耳瓜子,扇地我腦袋嗡嗡作響,鼻血順著就流下來了,我一下就老實了,不敢再亂動。

劉二虎把我帶到了一個旅舍說對付一晚,第二天帶我回老家。

帶去之后,他沒有跟我客氣,直接就把我扔床上了,然后像是一頭猛虎一樣撲了過來,我的衣服很快就被全部撕碎了,我喊著,反抗著,可換來的只是劉二虎更為暴力的打罵。

被打了幾下,我就沒有力氣動了,任由劉二虎折騰著。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就像是一頭猛獸一樣,一個勁地掐著我,在我的身下搗鼓了半天,我感覺到疼痛,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這時我才看到他身下那個縮地像是蠶蛹子一樣丑陋的那個玩意搖晃著,他像是很懊惱,一個勁揉搓著自己的那玩意,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看著他那個樣子很恐懼,感覺自己害怕到了骨子里。

后來我才知道這個劉二虎那方面有問題,但他又極其渴望做那事,所以買我回來瞎折騰,反正也不貴。

我吼疼,劉二虎也折騰累了,說來日方長,等明天回家再好好跟我玩玩,然后倒頭就睡,可是睡之前,他還不忘在我的身子上摸摸掐掐的,直到我全身變得青紫,有些地方被他藏著指甲垢的長指甲掐出血來。

那是我這么多年渡過的最為漫長的夜,恐懼,疼痛,心悸,害怕所有的情緒都在那個夜里如潮水般襲來,感覺像是要活生生地把我給淹沒了一樣。

我很想阿蝶,很想逃出這個地方,但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在劉二虎折騰夠之后,縮在墻角悄聲抹著眼淚。

第二天一大早,劉二虎就叫嚷著讓我趕緊收拾東西,他要帶著我走,那時候我已經傻了,壓根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他就一巴掌扇了過來,我的腦袋嗡嗡的,不敢不動。

我忍著昨晚折騰一宿的疼痛從床上爬起來了,我剛一下地,就覺得自己的雙腿發軟,全身難受地要命,尤其是下面的地方,感覺生疼,我不敢去想象昨晚自己到底經受了怎么樣的凌虐。

簡單收拾了一下,看著猥瑣的劉二虎把旅舍里的一次性梳子,肥皂什么都裝進袋子里的時候,我不禁有些鄙視他。

在臨走之前,我還看了一眼那張狼藉不堪的床,上面還留著不少血跡,全是那個畜生昨晚弄的,他就像是一個變態,后來在我接觸過所謂的男人之后,我才明白身體越是有缺陷的人,心理就越發扭曲。

劉二虎把我再次扔進那個臟兮兮的面包車的時候,我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

看著他開出鎮子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再也回不來了,我哭著求他送我回去,可是他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告訴我再哭,他就弄死我。

劉二虎開了將近十幾個小時的車子,在天黑的時候才到他的老家。

一到地他就給我了一袋面,讓我去給他做飯,要是他睡醒了,我沒有給他做好飯,他非打死我不可。

為了顯示他沒有撒謊,他還往我腦袋上狠狠打了一巴掌,當時我鼻血就流了下來。

他還威脅我,我爸欠了他的錢,我要是敢跑,他就報警把我跟我爸都抓起來。

我害怕警察,以前看阿蝶在街上拉客的時候,只要有警察經過,阿蝶就會拉住我躲多一邊去,不讓我出聲,他跟我說警察抓住我們,會打死我們的。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特別怕警察,我也不懂劉二虎買我是犯法的,我只知道那些警察只要看到阿蝶都會罵她不要臉,然后狠狠地打她,所以我被劉二虎的話嚇得直哆嗦,權衡下我只能去旁邊的廚房給他做飯吃。

但是邊做飯,我還邊籌劃著,自己要逃跑,我怕晚上劉二虎再對我做那些事,長期在那種環境下長大,我大概知道那事是怎么回事,我確實是挺怕的。

我想著,只要我跑的遠遠的,劉二虎就不會抓到我了,警察也不會抓住我了,我想悄悄跑回去看阿蝶,阿蝶走了,她的尸骨還未寒,也不知道沈萬財有沒有拿賣我的錢給阿蝶買一口棺材。

就在我想著阿蝶邊流淚邊做飯的時候,一個看起來比我大兩歲小孩朝我走了過來。

瘦骨伶仃,卻長得眉清目秀。

特別是那雙長得比常人都大的眼睛,閃動著聰慧的光芒。他拖著一雙大腳的鞋,一件破舊的綠軍服垂到膝前,問我是不是他劉二虎剛買回來的媳婦兒?

" 呸。" 我臉上還掛著淚珠,但是一聽他這話,就惡狠狠地瞪向他," 我才不是他媳婦兒,我叫沈怡,是阿蝶的女兒。"

那是我跟劉亞琛的第一次見面,他是劉二虎的侄子,親爸媽死的早,死了之后他就歸劉二虎養了,劉二虎對他不好,經常打他。

很多年后他時常跟我回憶起那一幕,他說我跟他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就像是一頭倔強的狼崽,執拗地不行,尤其是我那個眼神,泛著淚花,亮晶晶的,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劉亞琛看著我做飯,就過來幫我燒火,而這個時候劉二虎卻從房間里跑了出來,看見劉亞琛就一腳朝他踹了過去,直接就把劉亞琛給踹倒了。

" 你這個狗崽子,錢呢?沒錢你也想來蹭飯吃?"

劉亞琛委屈地看著劉二虎,吸吸有些凍裂的鼻子,從地上爬起來之后,往自己的襪子里可憐兮兮地掏出了一把角票遞給劉二虎,哆嗦著說只有這點了。

劉二虎掃了一眼知道沒有多少錢,氣就不打一處來,拿過搟面杖就朝劉亞琛的腦袋砸了去,劉亞琛想要跑,可是劉二虎一伸手就把劉亞琛的領子給揪住了,緊接著就是鋪天蓋地的搟面杖朝著他的腦袋,身子上砸去。

我看得難過,忘記自己的處境,急忙去攔著,讓劉二虎住手,可是劉二虎絲毫不留情,罵著我畜生,然后連我一起打。

后來劉二虎打累了,才把搟面杖扔到了一邊去,讓我繼續做飯,要是半個小時之后他還吃不上飯,就讓我跟劉亞琛在雪地里跪一夜。

我哭泣著撿起了搟面杖趕忙做著飯,而劉亞琛一聲不吭地坐到了灶臺邊幫我燒著火,那個時候我并不知道劉亞琛心底已經在醞釀一個計劃。

在做飯的時候,我偷偷跑到了屋子邊,當我聽見屋子里傳出了呼嚕聲,就斷定他睡著了,于是急忙走到灶邊,朝鍋里的粉條燉肉里吐著口水。

劉亞琛注意到了我的舉動,問我做啥呢?

" 吐口水,誰叫他欺負我們呢,我要給他加點料。"

我的小把戲讓劉亞琛忍不住笑出了聲,罵我小孩子氣,我聽了之后揉揉自己被打地有些痛的屁股,罵著劉二虎屌操的,這是我跟一個隔壁的紅姨學來的,她一遇見折騰她的客人,就會罵著屌操的,罵的可帶勁了。

劉亞琛一聽就皺起了眉頭,頗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在我有些心虛的時候,他突然開口說著," 對,罵的好,他丫的就是屌操的。"

聽劉亞琛也跟著我罵,我不由地看著劉亞琛開始傻笑。而他看著我笑,也跟著我傻笑,兩個人完全忘記了剛剛才挨了打的事。

那一頓飯劉二虎吃得特別香,而我跟劉亞琛卻一直沒有動那鍋粉條燉肉,吃著其他的菜,雖然沒吃上肉,不過卻在心里憋著笑,偶爾還抬頭跟對方對視一眼,然后悄悄捂住嘴笑。

不過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劉二虎吃高興就要開始喝酒,看著他喝得臉漸漸變紅的時候,我突然有些恐懼,不由地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的事,隨著天慢慢黑透的時候,那種恐懼就越發加深了。

尤其是聽到他說,那酒是好東西,喝了壯陽的時候,我的雙腿不由自主地因為而夾緊了。

在他喝地有些醉的時候,他突然呵斥著讓劉亞琛回去睡覺。

劉亞琛一聽就朝我招招手,讓我跟他一起走,我急忙起身想要離開這,可劉二虎卻一把拉住了我,沖劉亞琛怒喊著," 你個小兔崽子,她是我買來的媳婦兒,憑啥跟你走啊,翅膀硬了吧你。"

說著他就把劉亞琛給一腳踹了出去,把門給緊緊關上了。

把劉亞琛給趕走之后,他又狠狠灌了自己一大口酒,直到把自己的臉喝得通紅的時候,他才罵罵咧咧地嚷著說,自己今天就不信邪了,自己就真的廢了。

說著他就要朝我撲了過來,我很害怕,一個勁往后躲著,那天晚上的事我還記得清清楚楚的,他撕光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下玩命地搗鼓著,可是沒有一會他就泄氣了,又開始對我親親摸摸的,我掙扎不過他,只能讓他玩命地弄我。

而今天他上來就咬住了我的嘴,我看過電視,知道這叫接吻,也比那天淡定多了,我一下就咬住他的嘴唇,我的牙齒很尖利,咬住了就不松口,一個勁地往下咬著。

他的瞳孔因為疼痛而縮著,伸出一只手來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感受到了窒息,很快就松開了自己的牙齒,不敢再去咬他。

但他并沒有打算松開我,死死地掐住了我,直到我的臉變成了醬紅色,我翻著白眼,感覺自己就要死去了一樣。

劉二虎看著我這個模樣很得意,吐了一口嘴里的唾沫,沖我嚷著," 小兔崽子,我看你還敢跟我較勁不,你倒是鬧啊。"

求生的本能迫使我搖著頭,從牙齒縫里崩出求饒的話,告訴他我再也不敢了,他這才松開了我。

他剛剛一松開我,我就感覺自己像是活了過來一樣,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呼吸著新鮮空氣,我還不想死。

那天晚上劉二虎又狠狠地折騰我了一番,但是他底下的那玩意怎么也硬不起來,當即他就急了,看著我躺在床上瑟瑟發抖的模樣只能干著急,然后罵著我廢物,賠錢貨。

" 媽的,只能看不能動的廢物玩意,老子明天就把你給賣到窯子里去。"

一聽這話,我就徹底慌了,我不想去窯子,我不想成為阿蝶一樣的人,一想到阿蝶,我整個心都揉在了一起。

難過地無以復加。

" 你別把我賣到那地方去,我可以做飯,我可以給你收拾屋子的,我不要去那種地方。"

我跪在床上求著他,我很恐懼,心臟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捏住了,窒息得厲害。

可是他聽到我這話,就更加惱怒了,上前來咬住了我剛剛開始發育的身子,一下一下,像是要把我給咬死一樣,我感覺自己的全身都疼痛著,比起前一天晚上更加難受。

▼因篇幅限制請點擊閱讀原文看后續精彩內容!

最新強男人: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可以看看這篇名叫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的文章,可能你會獲得更多強男人: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們找到第1篇與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緊身內褲: 穿這種內褲十有八九下面會得??!男人女人都該知道

內褲雖小,但是我們最貼身的衣物,對健康的影響不容小視。市面上的內褲五花八門,有純棉和化纖的,有緊身和寬松的,有三角的和平角的,我們該怎么選呢?專家建議:無論男性還是女性,太緊身的,化纖那些盡量不要穿,因為化纖太緊身,不利于透汗,有些分泌物或者汗汁就會集聚在衣物上,就會導致細菌異常生長,所以說穿內衣褲一般講究是穿純棉的,相對寬松一些的內衣褲。為什么這么說呢?

化纖內褲有什么不好?

一位叫作沙菲克的埃及醫學博士歷經 20 年研究發現,化纖類內褲可能引起男性少精癥,為生育蒙上陰影。他的研究資料顯示,穿純聚酯內褲的男人近 40% 到 14 個月時精子數明顯減少,穿半棉半聚酯混紡內褲的男人約 9% 到 10 個月時精子數量下降,而穿純棉內褲者精液無變化。另外,凡有精液改變的男子,大多在換掉化纖內褲 4~8 個月后恢復正常。

這項研究證實,聚酯內褲有暫時性抑制精子生成的作用。它會提升睪丸的溫度,降低血漿激素水平,從而誘發少精癥。

緊身內褲又有什么不好?

醫院泌尿科大夫發現,不少男人陰莖變形,出現不同程度的彎曲。究其原委,常穿緊身內褲難辭其咎。在緊身內褲的束縛下,陰莖長時間遭受壓迫,怎能不彎曲呢?

對女性來說,緊身內褲也不好。有一種陰道炎叫緊身褲陰道炎,就是因為長期穿緊身內褲引起的。緊身內褲穿得性感,不少女性趨之若鶩。然而這種性感卻犧牲了一定的健康為代價。女性陰道經常分泌一種能殺滅病菌的酸性液體,外陰部經常處于潮濕狀態。穿普通的內褲和外褲,空氣流通,潮氣容易發散。如果穿緊身褲,濕氣不僅不容易散發,而且還增加出汗,使下身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因為缺乏空氣循環,緊身內褲上的熱量難以被帶走,會成為細菌、真菌和寄生蟲的溫床,而病原微生物和高熱量又能直接導致外陰感染。

穿深顏色的內褲有什么不好?

不少人喜歡穿深色內褲,認為比較好清洗,深色內褲是用染料染出來的,而這些染料都是化學物質,特別是如果買到劣質加工的布料做成的內褲,對身體是有的。另外,對于女性來說,內褲上的一些分泌物可以讓我們更警惕是否患婦科疾病。因為當女性朋友患有陰道炎等婦科疾病時,白帶會出現混濁、色黃的疾病信號。如果及早發現這些疾病信號,就能夠得到及時的治療。顏色太深或者圖案過于復雜的內褲,往往容易掩蓋這些疾病的信號,讓婦科疾病得以拖延帶來不良后果。

內褲清洗存放要注意幾點:

1、不要讓內褲過夜;

2、內褲需要單獨用肥皂手洗,不要和其他衣物甚至襪子混著洗;

3、內褲適宜暴曬,紫外線殺菌;

4、內褲洗干凈后要用袋子套好、密封存放,不要隨意扔到衣柜里。

家庭醫生在線專稿,轉載請注明家庭醫生在線;媒體合作請聯系:020-37617238

  •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們找到第1篇與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阿蝶懷上我的那年,只有十五歲。

    在我們那個黃沙漫地的小鎮不算什么大事,很多人年紀輕輕就結婚生子。

    我爸爸沈萬財是那一帶有名的爛人,吃喝樣樣俱全,一沒錢就會回家找阿蝶。

    那個時候的阿蝶不知道為什么特別聽沈萬財的話,只要沈萬財一瞪她,她就會乖乖地從自己的胸罩里掏出錢給沈萬財,然后沈萬財就會丟一個小紙包給她。

    得到小紙包的阿蝶雙眼放光,那神情就像是幾年沒吃過肉的人突然看見了一塊油得發膩的肉,接過那個小紙包,她就會賊眉鼠眼地四處看看,確定我沒有在身邊的時候,她就會躲回那個漏水的屋子里。

    我躲在門外悄悄看過一次她在里面做什么。

    阿蝶拿起沒有做任何消措施的礦泉水兌好小紙包里的東西,開始給自己注射。

    ......
  •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我被強: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們找到第1篇與我被強: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有關的信息,分別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們精選的我被強:15 歲我被四個男人強,下面很疼卻又很喜歡這種感覺……

    阿蝶懷上我的那年,只有十五歲。

    在我們那個黃沙漫地的小鎮不算什么大事,很多人年紀輕輕就結婚生子。

    我爸爸沈萬財是那一帶有名的爛人,吃喝樣樣俱全,一沒錢就會回家找阿蝶。

    那個時候的阿蝶不知道為什么特別聽沈萬財的話,只要沈萬財一瞪她,她就會乖乖地從自己的胸罩里掏出錢給沈萬財,然后沈萬財就會丟一個小紙包給她。

    得到小紙包的阿蝶雙眼放光,那神情就像是幾年沒吃過肉的人突然看見了一塊油得發膩的肉,接過那個小紙包,她就會賊眉鼠眼地四處看看,確定我沒有在身邊的時候,她就會躲回那個漏水的屋子里。

    我躲在門外悄悄看過一次她在里面做什么。

    阿蝶拿起沒有做任何消措施的礦泉水兌好小紙包里的東西,開始給自己注射。

    ......
  •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萌系小清新頭像_萌系清新圖片

  •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姚晨原來的微博頭像

  •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高中生帥哥頭像_高中生帥哥圖片

  •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歪歪閃動頭像_歪歪閃動圖片

  • 我被醫生強舔下面相關文章
    夜市自助烧烤赚钱吗 极速十一选五攻略 极速十一选五最多遗漏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 彩世界首页 龙王捕鱼1.1.0 海盗王挂什么怪赚钱 山西11选5遗漏一定牛 江西新时时彩开奖数据 街机千炮捕鱼2014版 江苏11选5前二组选最多遗漏多少期 电玩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看全部 新疆11选5前三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3d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彩票高手